主页 Home 八度空间 《守百年之约》

八度空间 《守百年之约》

by Ery
八度空间 《守百年之约》

故事大纲

一间百年古宅,暗藏穿梭时空的密道。邵庭(24 岁)帮忙爷爷处理房屋

变卖事宜触电后竟然遇见了四十年代的表舅公文安。

文安随电流穿梭时空来到现代,昔日儒雅才子与新时代严重脱节,

毫无用武之地。文安无论找工作,生活,与人交际处处碰钉子而被视为“异类”。

邵庭则与祖先“同居”一段日子后从厌恶到情愫不自觉的发芽。

当文安从邵庭年过八旬的爷爷(文安表弟)口中听闻自己意外溺毙英年

早逝的消息,甚为震惊。较后再发现其中隐藏了家族谋杀之阴谋,令文安极为

不安,于是与邵庭重返故居展开追查。

阴差阳错,邵庭与文安再次触电继而被电流引至40 年代,文安活着之

时。邵庭无从适应封建守旧家庭生活,得知文安原来早已婚配童养媳心兰后心

灰意冷,一气之下背包旅行远走高飞。

二战爆发,文安终究未能与心兰完婚,几经磨难,两人在战火中重逢。

邵庭早知三年零八个月的历史,但亲身经历,战火的残忍仍然令她为之震撼。

好不容易等到大战结束,本以为能与文安过上平静生活。不料此时才是文安噩

梦的开始。文安发现这些年与邵庭在战争经历的一切,留下的伤疤,恰恰都是

步向死亡的提示。

文安得知自己终将如同历史般遇溺死去,不敢再对邵庭承诺,邵庭则勇

敢的鼓励文安牵手同行,一同改变历史。奈何刻意回避一切终究敌不过天意,

文安最后为了从振国手中救出邵庭,竟然重回溺毙的湖泊,历史一再重演……

分集大纲

第1集 第2集 第3集 第4集 第5集 第6集 第7集 第8集 第9集 第10集 第11集 第12集 第13集 第14集 第15集 第16集 第17集 第18集 第19集 第20集 第21集 第22集 第23集 第24集 第25集 第26集

第1集

邵庭留学归来,回家途中,遇到炸弹伤人事件,邵庭以医生身份进行抢救,成功挽救多条人命。但其父丰华并未听信,一口咬定邵庭为迟到找借口,谴责之。怎料未等丰华气消,即发现失智的爷爷启东不知所踪。张家陷入一阵慌乱时,偶然发现启东身影出现在即时新闻播放的爆炸案现场,众人方得以成功把启东带回家。邵庭与爷爷深聊后发现他离家出走全因梦见自己的外婆吵说肚子饿,要他回百年老宅一趟。爷爷对百年老宅的事耿耿于怀,邵庭唯有答应代他回老宅祭拜祖先。邵庭初抵老宅,已感荒废空置的大屋阴森,打算匆匆完成任务便离去怎料却在老宅中意外触电。同时,顺着电流通往的另一个空间,出现了一名古代装扮的男子——文安。此人行径诡异,口中嚷嚷着要找蚂蚁村。

第2集

邵庭离开老宅后赶往赴约,闺蜜舜仪竟然带同邵庭前男友日俊同行,原来两人早在邵庭回国之前成了情侣,对日俊未忘情的邵庭感愕然。日俊毫不忌讳地对邵庭无微不至,舜仪在眼里,令三人同桌气氛显得尴尬。这时,文安出现,邵庭为了化解尴尬,拉着他假称为男友,匆匆离场回避。为了跟日俊撇清关系让舜仪心安,硬着头皮拉了文安赴约。邵庭付钱让文安扮演一日男友,在日俊、舜仪与朋友面前秀恩爱。曲终人散之后,邵庭决绝付钱并与文安分道扬镳。不料,邵庭竟在暗巷遇上掠夺匪,文安见义勇为,与匪徒纠缠,结果摔了一身伤。邵庭愧疚,收留文安。丰华误以为邵庭与男人同居,上门搜屋,兴师问罪,幸好文安藏起来,才没被发现。隔日醒来,文安惊觉自己身处高空之中,震惊⋯⋯

第3集

留宿公寓期间,文安一度怀疑自己迷失在先进部落,甚至猜测邵庭隐藏身份,是个擅长无数机关的高人。文安对现代科技一窍不通,屡屡闯祸,最后邵庭痛定思痛把文安当成山顶洞人一样,教他学习基本生活常识。邵庭正式到医院上班,与日俊、舜仪重逢,三人关系如履薄冰。一次,舜仪亲眼目睹邵庭与日俊单独用餐,误以为邵庭背着自己勾搭日俊,对她心生怨怼。舜仪工作时赌气陷害邵庭,导致邵庭被院方暂时停职。邵庭猜不透舜仪突然变脸原因,痛心不已。文安伤愈后下楼寻找回蚂蚁村之路,开始对时间日期起疑,但未来得及发问,便发现邵庭与好友舜仪闹翻。文安同情邵庭,暂且把自己的问题阁下,对生病的她细心照顾。邵庭心情郁闷,生病之后并未求医,结果在家中晕倒⋯⋯

第4集

文安因煲药给邵庭喝闹出闹剧,遭邻居投诉。邵庭本想教训文安,却意外发现文安温暖贴心的一面。日俊担心邵庭,特意到庭家楼下转告病人家属撤销提告的好消息,并趁机再次

对邵庭表达爱意。舜仪闻风而至,撞见两人拥抱,怒火中烧,怒掴邵庭发泄,正式与邵庭决裂。邵庭懊恼伤害好友,难过不已,文安在邵庭脆弱时安慰与陪伴,邵庭逐渐对文安打开心扉。文安寻找回家之路,竟意外发现南京大屠杀已成八十多年前历史,惊觉自己原来是来到未来,无法接受,情绪瞬间掉落谷底。邵庭虽不信穿越时空之说,但见文安落寞,担心之。为了鼓励他多交朋友勿胡思乱想,甚至带他去药材行,希望能借此扩大他的生活圈子,助他找到寄托。奈何丰华误会文安与邵庭关系,对他动粗⋯⋯

第5集

丰华弄伤文安,邵庭帮文安擦药酒时发现他背部那触目惊心的刀疤。但文安却对刀疤来历没印象,邵庭怀疑文安局部失忆。邵庭复职,为了避开日俊,自动申请调部门到急救部。开工第一天便遇上病人坠楼重伤,看着能干淡定的日俊成功替自己解围,邵庭才觉悟自己对日俊眷恋的,仅剩崇拜,于是决定与日俊划清界限,尝试与舜仪和解。不料舜仪竟然表明从未真心把邵庭当朋友。邵庭痛心不已。邵庭经历友情与爱情挫折后,再面临姑姑突如其来的严重车祸,心力交瘁。丰华留院照顾伤重的玉翠,文安见邵庭兼顾不了启动,自荐照顾失智的启东,邵庭倍感温暖。文安暂住丰华家期间,发现自己奶奶的照片竟然高挂在张家墙上,怀疑自己的来历与张家有关联。

第6集

邵庭经历人生低潮期,发现文安一直默默为自己付出,倍感温暖,怦然心动。启东见玉翠多日未归,担心,误解丰华处心积虑要抛弃自己,更认定文安乃丰华指派来监视自己的奸细,打伤文安。启东推测玉翠被丰华绑架,谴责丰华。邵庭为了澄清,道出玉翠入院一事。丰华气不过来,和邵庭再起争执,认定文安教唆邵庭违逆自己意思,邵庭一气之下在丰华面前承认文安为男友,并特地与文安同房而眠,跟丰华对着干。邵庭与启东倾吐对文安埋在心底的感觉,疑似确定对文安动心。启东得知文安得失忆症,决定用偏方给他治病,不料混乱中击碎了蓉花遗照,文安得悉相中人乃启动外婆,确定自己身份,大为震惊。邵庭得知此事后难以置信⋯⋯

第7集

邵庭追溯与文安相遇之初,但对于文安来历仍理不出头绪,怀疑他果真穿越时空。文安得知自己身世后便心系着重回自己的时代,令刚爱上文安的邵庭心里不是味儿,但碍于面子,未把话说开,心不甘情不愿地带文安回老宅寻找“穿梭”奥秘。最后邵庭乱发脾气不慎弄伤脚,回家后又跟丰华大吵一顿,烦躁不已。文安自觉成了邵庭与丰华之间的祸心,愧疚,再来从玉翠口中得知邵庭爱上自己,震惊之余特感自责。公寓单位漏水遭投诉,文安陪同邵庭回公寓处理时被困电梯。邵庭先被救出,而后听闻电梯又再坠楼,担心文安安危,心急如焚嚷着要下楼抢救⋯⋯

第8集

电梯再次坠楼,邵庭误以为文安有危险,真情流露,当众告白,文安不知如何面对,最后决定留信离开。文安流落街头遭流氓殴打受伤,后来邵庭从新闻看见一男子溺毙消息,认出该长袍属文安所有,震惊不已。邵庭前去认尸时发现毙命者另有其人,后来辗转在街头

寻获生病的文安。邵庭担心文安因关系尴尬,醒来后拒绝留下,于是压抑心中爱慕,欺瞒文安自己对他仅存单纯友情,好让他安心。文安又再梦见古代片段,未料此次竟在梦中清晰看见邵庭遇险,心有不祥预兆。邵庭家中老长辈病倒前去探望,文安发现原来其表弟泰禾尚在人世,惊喜。奈何两人相见却不相认,恍如隔世。后来更听闻泰禾与启东异口同声提及表哥文安被害死一事,大感震惊⋯⋯

第9集

泰禾提及文安被遇害多年一说,文安听后耿耿于怀,与邵庭重回老宅找答案。不料两人双双在古宅触电,醒来后文安回到属于自己的年代,而邵庭则穿越到了文安的年代。邵庭推测通过接触文安家的电流能穿越时空,嚷着要赶快触电穿越回家。奈何电源一时无法恢复,邵庭只能滞留在古代。邵庭适应不了落后的生活方式,如厕时误以为泰禾爬树偷窥,害泰禾坠树受伤,两人从此结冤。邵庭与祖先们独处,没有文安在其中调和,更显格格不入。祖先们亦将邵庭的随性视为没规矩,对她留下坏印象。尤其凤娇,更把邵庭视为会妖术的妖女。文安无法安排让邵庭触电回家,令邵庭烦躁不已,后来更因与泰禾斗气,不慎

砸坏了蜜蜂窝,两人惨被蜜蜂追咬逃命,躲起来后方惊觉落下了小启东⋯⋯

第10集

邵庭闯祸,害泰禾和启东被蜜蜂叮,两人对蜂毒过敏,生命危在旦夕。此时,邵庭的身体竟变成半透明,原来她与启东血脉相连,历史极有可能被改变,一旦爷爷的性命有闪失,孙女邵庭便随时可能消失。最后,小启东及泰禾的伤势得以逆转,邵庭才化险为夷。奈何邵庭身体闪烁的状态被心兰瞧见,误传变鬼魂,而邵庭对泰禾做人工呼吸急救亦被曲解成亲吻。迷信的凤娇甚至小题大作,把邵庭指为箭猪精,对她施法,荒谬之举令邵庭抓狂。文安见邵庭受委屈,等不及家中电源修好,便带她到染布坊通电一试,结果通电不成,反令文安受伤,染坊火灾,邵庭怪异举动当场被逮,百口莫辩。众人将邵庭绑在后山等“现形”,被认定遭下蛊的文安则被囚困于家中,邵庭惨遭暴晒在烈日之下。

第11集

心兰禁不住文安苦苦哀求,心软放文安离去。邵庭曝晒后晕厥,文安赶至,将她救走。蓉花得知文安逃脱,气急败坏,令人去搜找。众人寻获邵庭与文安独处一屋,认定文安被下蛊,决定将邵庭烧死为民除害。临危时,阿康突然改口自认染布坊失火之错,事情才告一段落。蓉花容不下邵庭,眼见文安苦苦哀求,盛怒之下命人将病怏怏的邵庭赶走。邵庭独自待在林间,幸得泰禾将她救走,安置在小茅屋之中。蓉花不允许文安踏出房门,泰禾顺理成章代文安照顾邵庭。邵庭对林间生活极不习惯,心心念念回到自己的年代,并分析出穿越要诀必须在“雷雨天”回大宅通电。见上文安即威迫他带自己回老宅去。即便文安觉得邵庭不宜冒险,仍无奈答应,串通泰禾等人引开他人。潜入老宅后,邵庭满怀信心准备触电⋯⋯

第12集

邵庭尝试引电穿越屡试屡败,文安见惊动了家人,强拉邵庭离去,怎料竟被心兰跟上,文安大为震惊。文安恳求心兰帮他隐瞒,心兰不置可否。泰禾担心邵庭再被逮获必遭不测,于是将她强行带走,藏身偏僻处。文安本以为心兰已告密,怎料蓉花竟对邵庭一事毫不知情,只提办婚礼一事,原来心兰与文安早有婚约。文安始觉自己对邵庭早已动心。文安对心兰感愧歉,赠予眼镜说尽道理,心兰终于答应替文安保守秘密,但开出条件,以后他与邵庭接触,自己必须随行。邵庭认定文安唯唯诺诺不愿协助她重回现代,决定另想办法。泰禾替邵庭做风筝,对邵庭的心思被泰平看在眼里。雷雨天,文安检获一风筝,惊觉邵庭引电回家的意图,担心她遭雷劈,急急寻之。邵庭失去理智,雷雨天放风筝引电,一道雷劈下⋯⋯

第13集

一道雷朝风筝劈下,文安及时出现营救,邵庭眼见大树被雷劈中烧焦,甚为震惊。邵庭深知无法回到自己的世界,感无助,文安心疼安慰,对邵庭深情许诺照顾一辈子。邵庭下定决心留在古代好好生活。胜吉染病,染坊人心惶惶传为肺痨病,常发唯有让他留在家中养病。邵庭心知肺痨病在古代乃不治之症,担心。染坊陆续有工人染病,工人们人人自危吵要罢工,常发唯有暂时停工,从长计议,钟家上下束手无策。邵庭听闻停工一事,自荐暗中给工人们做身体检查。邵庭推测胜吉并非患上肺痨病,怀疑散播病情的染坊有蹊跷,与文安暗中到染坊查看。炳顺带同工人们闻风而至,欲逮捕妖女,文安解释未果,邵庭唯有指出石灰粉乃导致工伤的罪魁祸首,建议找几个大夫一同验证,以证其清白。炳顺一心等看好戏上演⋯⋯

第14集

邵庭在几名医师力证下,断定所言非虚,并加以提醒石灰粉之危害,蓉花与心兰到场,看在眼里,对邵庭另眼相看。邵庭开始在此地找到乐趣,学习当个古代人,以便融入文安世界。怎料,此时竟听闻文安正筹备婚礼迎娶心兰,难以接受。文安见邵庭生气,承诺定娶她为妾,邵庭觉得此举荒谬,拒绝当小三,要文安在两人之间取舍,文安为难。文安尝试向蓉花提出心愿,蓉花大发雷霆,得知他仍心系邵庭,决定提前举办婚礼,断其念想。一家人兴致勃勃筹备婚事,心兰本带着小期待,但得知神女有心,襄王无梦时,失落不已。文安一心以为心兰与自己一样,并不愿意听从长辈之命完婚,与心兰侃侃而谈自己对婚姻看法,心兰越听越难堪,背人垂泪。文安争取取消婚约无效,闹得钟家沸沸扬扬。心兰万念俱灰,上吊自尽⋯⋯

第15集

心兰自杀未遂,文安愧疚难安,最后因为不忍心伤害心兰,忍痛与邵庭划清关系。邵庭虽伤心,却无力扭转文安命运,选择离开伤心地,留信出走,展开一场背包旅行。不知情的泰禾天真以为邵庭生自己的气一走了之,自责不已。遍寻不获邵庭踪迹,失落。邵庭背包旅行,误入深山迷路时被毒蛇咬伤,最后出现一名衣衫褴褛的少年,将晕厥的她救到药庐小舍安置,原来该处竟是骆医师的家。文安诡异的梦中出现堂哥振国残暴不仁的身影,碰巧此时振国留日回国,钟家上下欢迎之。骆医师帮邵庭清毒后收取药费,邵庭不依,骆医师把她软禁。邵庭打伤看守的少年毛毛后本想逃走,最后却因担心迷路又折返,打算付钱让骆医师帮忙指路。骆医师趁机榨取巨额,奈何邵庭没钱付,苦思不得离开荒山野岭对策⋯⋯

第16集

这期间邵庭被逼学习中药,与毛毛相处。当她得知毛毛乃猴子带大的小孩,震撼不已。多日相处,邵庭渐渐发现骆医师并非心肠歹毒之人。邵庭上山采药巧遇难民,惊觉自己正经历二战年代,她告知骆医师历史记载的一切,奈何未被搭理。大婚之日,蚂蚁村遭日军轰炸,蓉花坚持不走,最终被文安劝服离开大宅。钟家上下逃难至夕阳村时发现该村早被屠村。振国当机立断,带大家躲到山上去。邵庭等仓皇逃走时巧遇日军踩脚踏车攻城,看起来一切就如邵庭寓言,骆医师震撼不已。钟家途中巧遇另一群难民。文安、泰禾本想冒险回蚂蚁村探看,给饥寒交迫的大家带些食物,未料竟发现日军已在村中驻守,一行人被逼趁夜迁徙。途中巧遇日军,被开枪射杀⋯⋯

第17集

迁徙途中,众人巧遇日军,遭开抢射杀,死伤惨重。文安受了枪伤隐瞒伤势。心兰察觉之时,他已伤重昏迷。众人一心寄望能找到医生或药物救文安性命,不料屋漏偏逢连夜雨,救济品竟在途中被抢夺一空,眼看文安生命垂危,心兰爱莫能助,痛心不已,奈何文安昏迷之际心系邵庭。文安命垂一线,骆医师等人正好流落至此。邵庭自荐给文安动手术取子弹,费尽唇舌才让大家答应。救治文安期间,振国对初次相识的邵庭留下深刻印象。泰禾与邵庭重逢仿如隔世,勇敢向她表白。邵庭感错愕,尝试婉拒,奈何泰禾死心眼,认定邵庭,坚持此意不改。邵庭在文安昏迷之际对他袒露自己已回到他身边,鼓励他好好活着,奈何文安仍旧昏迷⋯⋯

第18集

文安终于苏醒,邵庭与文安重逢,虽两人心中有千言万语说不尽,但邵庭却刻意跟文安保持距离,文安感失落。心兰落落大方,对邵庭坦白心中话,诚恳表示接受二女共事一夫,奈何邵庭无法接受,拒绝之。心兰炖汤给文安进补。凤娇得知后借题发挥,宣泄累积心中的怨气,更谋划抛下大队与振国、炳顺跑路。蓉花挽留不果,痛心看着他们离开。振国听从父母之愿,带着一行人离去。不料巧遇日军,被持枪相对。光明回来,筹谋领大队迁徙至收容所。此时振国负伤回来,告知遇袭并只身脱险一事,大家不疑有他,并未发现振国神色诡异,似有企图。

第19集

大伙儿收拾后随光明启程前往收容所,振国跟着日军沿途留下的标记,把众人带到日军据地,企图救回父母。奈何日军未守诺,开枪乱射杀,场面失控,振国被认定是走狗,有口难辩。文安、邵庭、泰禾被逮住。心兰原已脱险,为了折返寻找文安赠送的眼镜而遇上日军,连累泰平、秀春魂丧枪下。振国等被囚禁,竟然发现凤娇沦为慰安妇,炳顺早已被杀害,悔恨当初。文安为救邵庭断指,邵庭终认爱文安,泰禾难以接受。文安等被带去枪毙的路上看见泰平尸首,泰禾失控抱尸,遭日军用刺刀狂刺。奄奄一息之时,抗日军带人突袭,把一行人救走。众人在某废弃村落重聚,本以为能过上安稳日子,不料竟有突发病况的难民来投靠⋯⋯

第20集

前来投靠的三人得了怪病,因为害怕被驱赶而隐瞒实情,但亦医救无效,相续在极痛苦中死去。邵庭和骆医师发现此病不寻常,怀疑是可怕的传染病,与其同时,村里的人已遭感染,人心惶惶。村人执意要驱赶三人离开,骆医师大发雷霆,谴责大家毫无人性,最终承诺给大家把病治好安抚人心。骆医师屡试屡败,找不出治病良方,患病的人逐一离世,疫

情一度失控,令骆医师抓狂,不告而别。村民谴责邵庭等人当初擅自把外来者留下酿成病情在村里扩散,邵庭面对疫情束手无策,难过不已。阿牛见自己的病无药可救,发难攻击人,心兰为了护着文安被阿牛抓伤。后来心兰不适晕倒,众人方察觉她身上冒起红斑,患上散播迅速的传染病⋯⋯

第21集

心兰得悉自己受感染,认定此病无药可医,将自己锁起来,拒绝求医劝众人离去,文安见事已至此,心兰仍处处为自己着想,愧疚不已。心兰病发,身体剧痛难熬。文安不愿离去,守在心兰身旁,并在她临终前对天起誓,与她结为夫妻,圆其心愿。心兰之死,令邵庭意识到她与文安已难毫无顾忌的幸福。毛毛寻来,领着大家寻获暴毙在荒野中的骆医师。众人才发现原来他也受此病感染,却一声不响地舍身试药,最终研究出治病药方却气绝身亡。瘟疫结束后,众人决定搬离伤心地。毛毛记恨众人当日无情,不愿追随。文安等无意间得知救济车暗中载人到收容所安顿的消息,带着一行人赶路。不料却在途中遇日军埋伏。泰禾为助文安爬上救济车,被日军乱枪扫射,众人眼睁睁看着泰禾倒地⋯⋯

第22集

三年多的岁月过去,大战终于结束。众人回到钟家大宅,惊见泰禾活着,久别重逢感慨非常。振国与日寇勾结一事在村中传开,村民到钟家捣乱泄恨。钟家被指卖国求荣,百口莫辩。文安暗中送抚恤金给某村民,企图弥补。文安打算重开染坊,未料染坊竟遭暴民摧毁。后来更有人以穷困为名,煽动村民到钟家强抢财物。文安无可奈何,把家中仅存积蓄瓜分。振国大难不死重回染坊匿藏,文安发现,震惊。家人无法原谅振国,将之赶走,文安唯有将他收容暂住某处。文安在打雷天频频犯头痛,梦见自己溺水等诡异画面,方想起在现代曾听老泰禾提起自己壮年溺毙一事,心有不祥预兆⋯⋯

第23集

振国在街上重遇村民,被人暴打泄恨,文安及时营救,道出振国救父母,为世所逼的苦衷,方才平息民愤。振国伤愈尝试融入钟家,奈何大家对他态度冷淡,邵庭安慰鼓励,令无助的振国对她感激心动。文安看见身上刀疤,想起穿越到现代时,断指刀疤等悬置未解之谜,并组织起多次溺毙的诡异梦境,推测自己正逐步走向溺死的宿命,堪忧。奈何不敢将此事对邵庭透露,藏于心中。文安替振国说情让他回染坊帮忙,振国被排挤,忍辱负重。邵庭鼓励振国,令他窝心。振国积极想出做成衣外销的对策,邵庭与文安赞同,并接受邵庭的建议,缝制样本展示给工人看,工人回响正面,但后来听闻献计之人乃振国,一面倒反对⋯⋯

第24集

文安自觉命不久矣,不想让邵庭放不下自己,渐渐疏远她。再来看见泰禾对邵庭怜惜,打算拱手相让,邵庭得知后气愤不已,两人进入冷战,文安狠心与邵庭保持距离。振国看在眼里,暗示邵庭钟情文安只会自讨苦吃,心仪邵庭的他则因自卑,不敢表白。振国接获城里的成衣订单,力证自己能力,趁机建议购买缝纫机,以解人手短缺的问题。钟家上下对花大钱购买缝纫机一事纷纷反对,最后只能搁置。振国心有不甘,对文安大发雷霆。后来,振国留日的学长前来拜访,并向他兜售二手缝纫机,振国见机不可失,说服了蓉花倾尽所有支持,谁不知其学长原来存心诈骗。振国被认定联手他人欺骗钟家,振国百口莫辩。染坊欠债累累陷入困境⋯⋯

第25集

染坊关闭,钟家上下断了生计。蓉花对振国近乎绝望,令振国一蹶不振,颓废度日。文安梦境渐渐清晰,担心死亡逼近,令他终日过得战战兢兢,一心以为避水则吉,找借口避开到码头搬货。不料常发却因伤无法工作,文安最后硬着头皮前去码头。文安再见水中出现自己溺毙残影,心神不宁,最终不慎坠河。邵庭发现文安的日记,恍然大悟他的故意疏远全因为自己设想未来,愧疚之际,码头传来文安遇溺消息,邵庭匆匆赶去,最终将断气的文安救回。文安劫后余生,两人误以为命中劫数已过,文安对邵庭许一生承诺,以为就此

能长厢厮守。但溺毙的噩梦仍旧如影随形,从种种迹象看来,此劫难逃,令两人忧心不已,终日提防。振国抽鸦片东窗事发,气得蓉花与之断绝关系,,振国怀恨在心,性情大

变⋯⋯

第26集

邵庭、文安不忍见振国自暴自弃,替他说情未果,将酒后闹事的他收留在小木屋内让他戒鸦片。邵庭对振国照顾有加,令万念俱灰的振国终鼓起勇气向邵庭示爱,并一心说要带邵庭离开蚂蚁村重新生活。邵庭此时方知振国一直默默爱着自己,见他毒瘾发作性情暴戾,感害怕。振国觉得邵庭拒爱全因文安,歇斯底里。不料竟错手致伤邵庭,振国担心文安抢走邵庭,打伤文安,抱着昏迷不醒的邵庭离去。文安担心振国失控伤害邵庭,赶去营救。不料竟发现自己正逐步走向多次出现在梦中的死亡之路。雷雨天,三人来到了河边起争执,邵庭不慎坠入河中,文安明知自己会像历史一样溺毙河中,仍义无反顾跳入河中救邵庭⋯⋯

(完)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We'll assume you're ok with this, but you can opt-out if you wish. Accept Read More